產品目錄

聯系方式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023-8299733
郵箱:[email protected]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昃向禎:把脈中國水泥

編輯:重慶宿遷艾沃德電子科技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昃向禎:把脈中國水泥
中國建材工業規劃研究院原院長昃向禎認為,進入新世紀以來,我國水泥工業發生了革命性變化,已經全面進入新型干法水泥時代。未來水泥產業發展思路應從鼓勵發展新型干法水泥生產線為主調整為發展低碳循環經濟,進一步提高廢渣利用和減排增效水平,在對產能過剩和新增產能進行具體分析的基礎上,尊重行業“經濟規模”和“熟料水泥比”等客觀規律,通過結構優化升級和企業兼并重組來提升產業的集中度和綜合效益。

昃向禎:發展大趨勢

趨勢之一:大集團“雪球”越滾越大,產業集中度將進一步提升

在(2009)國38號與(2010)國7號兩個文件的雙重壓力下,水泥行業落后產能未來三年絕大部分將退出市場。同時,水泥企業兼并重組的質量和力度也將加快升級,從原先的大企業有點“饑不擇食”的兼并,演變成大企業集團有選擇性地并購區域龍頭,企業數量將大大減少,產業集中度將大幅度得到提升。有業內人士預判:到2015年,前10名大企業集團的水泥熟料產量有望達到總產量的50%以上。

趨勢之二:廢渣資源化利用,發展循環經濟漸成主流

自上世紀50~60年代,我國就已經開始利用工業廢渣,70~80年代利用工業廢渣的種類和數量在不斷增加,除礦渣外,粉煤灰、煤矸石、電石渣、鋼渣、磷渣、銅渣、赤泥、糖渣、排煙脫硫石膏等相繼進入水泥生產領域,不但用做水泥混合材,還用做熟料生產配料。90年代開始在處理城市垃圾、下水道污泥及一些有毒有害物方面,也不斷取得進展。進入新世紀以來,水泥工業發展循環經濟的路子越走越寬,優惠的政策導向和良好的經濟效益,吸引更多的企業進入發展循環經濟行列,以技術進步、提高產品質量和效率獲取水泥工業的經濟增長。

趨勢之三:發展低碳經濟減排增效方興未艾

水泥工業是單位GDP排放CO2比較高的行業,原因有三:一是水泥能耗高附加值低;二是水泥熟料煅燒主要是用煤作燃料;第三個原因,也是最重要的原因,是用石灰石作原料。每噸熟料大約排放0.8噸CO2。2009年我國水泥工業萬元GDP的CO2排放量約14.7噸,是全國平均萬元GDP排放CO2量的5.9倍。因此,如何加大節能減排的力度,將水泥單位產值的CO2排放量降下來,是水泥工業面臨的一大課題。

現在水泥行業正在尋求各種途徑降低CO2排放。例如:(1)采用先進的節能技術及工藝,提高水泥窯爐的能量利用率以減少CO2排放;(2)通過實施節電技術及采用節電設備降低電耗,減少與發電相關的CO2排放;(3)通過集約化、規模化生產減少CO2的排放;(4)使用替代原料作為生產熟料的原料;(5)使用磨細的礦渣、粉煤灰、天然火山灰或石灰石細粉來替代部分熟料;(6)大量使用某些可燃廢棄物作為水泥窯爐的二次替代燃料;(7)提高水泥的品質,延長水泥、混凝土的使用壽命,以減少水泥的用量;(8)撲集回收CO2加以綜合利用,生產衍生產品等。

趨勢之四:由水泥出口轉向成套裝備出口和工程總承包

面對國際水泥貿易市場萎縮及發展中國家大興水泥項目工程建設的局面,我國水泥(含熟料)出口量連續四年呈下降趨勢,由最高2006年的3613萬噸(占當年總產量的2.91%),下降為2009年的1561萬噸(占當年總產量的0.95%)。在國家鼓勵水泥企業“走出去”戰略的支持下,中國中材集團、中國建材集團,在水泥成套裝備出口和工程總承包方面已做出了驕人的業績。承包的工程項目,不但有5000t/d、6000t/d,還有10000t/d。與外國承包商相比,中國承包的海外水泥廠工程,其造價降低25%~35%,工期縮短20%~30%,具有很強的競爭力,目前中國企業在國際水泥建設工程承包市場所占份額已達40%以上。

趨勢之五:由單一的水泥生產向多元產業發展初見端倪

“大家辦水泥”在過去是司空見慣的現象,例如煤炭、鋼鐵、化工、電力、輕工、農墾以及建筑、房地產開發等行業,早已涉足辦水泥產業。而“水泥辦大家”卻是這些年才出現的新事物。例如北京金隅集團,原先是在琉璃河水泥廠、北京水泥廠基礎上發展起步的,現已成為集水泥、新型建材、房地產開發、物業投資及管理為核心產業的大型企業集團。再如內蒙古蒙西高新技術集團,是從一家名不見經傳的水泥企業起家,目前產業已涉及水泥、高嶺土、納米材料、二氧化碳全降解塑料、粉煤灰提取氧化鋁、技術開發等多個領域。最近從冀東水泥集團更名為“冀東發展集團”可知,新的冀東集團除繼續做大做強水泥產業外,重點加強水泥裝備制造、風電裝備制造和工程承包建設,做大商品混凝土業務,并涉足房地產開發行業。

由此可見,水泥產業由單一的水泥生產向多元產業發展,不但對企業由小變大、由大變強有重要意義,而且對延伸產業鏈,推進建材、建筑、房地產開發三業聯動發展,實現經濟增長方式轉變有重要意義,尤其對面臨礦山資源即將枯竭的水泥企業轉型更具有戰略意義。

??????? 四大新特點:

?? 全面進入新型干法水泥時代

實現“低投資,國產化”是中國全面進入新型干法水泥時代的關鍵,海螺集團、山水集團是實踐這一過程的先行者。我國新型干法水泥的飛速發展,源于對新型干法水泥工藝技術的研究和裝備的開發、設計、制造取得的重大進展。在過去開發和研制2000t/d成套技術裝備的基礎上,采取自行研制與引進吸收相結合的方式,進一步開發了5000t/d、8000t/d、10000t/d級的新型干法水泥生產成套技術裝備。大型設備國產化率的提高,大大增強了企業的競爭力。新型干法水泥生產工藝和裝備在“工藝過程節能化、技術裝備大型化、生產環境清潔化、控制管理信息化”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績。由于技術的先進、成熟、可靠,使得新型干法水泥生產線的各項主要技術經濟指標達到國際同類生產線的先進水平,制造成本明顯下降,企業競爭力明顯增強。據中國水泥協會統計,截至2009年底,全國已有1113條新型干法水泥生產線在運行,年設計熟料產能95859萬噸。其中日產5000噸及以上生產線設計水泥熟料產能占總新型干法水泥熟料產能的比重為45.27%。新型干法水泥所占比重已達到76.88%。單線產能正向大型化發展,繼海螺幾條10000t/d生產線投產后,河南天瑞滎陽12000t/d生產線也已投入正常運行,全國落后水泥產能正加速淘汰。

行業集中度空前提高

近年來,大型水泥企業集團的擴張推動了兼并重組步伐,并提高了大型企業集團在水泥工業中的集中度。2009年,年生產能力在500萬噸以上的水泥企業(集團)65家,水泥熟料生產能力6.73億噸,占水泥熟料總生產能力的48.53%,水泥熟料產量5.6億噸,占水泥熟料總產量的51.91%;其中1000萬噸以上的水泥企業(集團)20家,水泥熟料生產能力4.82億噸,占水泥熟料總生產能力的34.76%,水泥熟料產量4.19億噸,占水泥熟料總產量的38.82%。

節能減排成效明顯

節能減排成效顯著,2009年水泥產品綜合能耗大大降低,噸熟料能耗124.15千克標準煤,比2008年降低4.85%;噸水泥能耗95.08千克標準煤,比2008年降低8.11%。截至2009年全國已有498條2000t/d以上新型干法生產線安裝了余熱發電,總裝機容量3316mw,年發電能力222億度,節能800多萬噸標煤,減排2000萬噸CO2。

水泥粉磨企業迅速發展

2009年末,在近5000家水泥生產企業中,水泥粉磨企業1800多家;在22.69億噸的水泥生產能力中,水泥粉磨企業能力7.13億噸,占水泥生產能力的31.41%;2009年全國水泥粉磨企業產量5.01億噸,占全國水泥產量的30.36%。
在水泥粉磨企業中,年生產能力60萬噸以上企業數量占1/5,生產能力占將近60%。大型水泥粉磨企業主要分布在大中城市周邊或水陸交通樞紐。大型企業集團在內部實行專業化生產,形成了熟料生產基地加水泥粉磨站的生產格局。

熱點思與辨:

關于產能過剩問題

在產能迅速增長的宏觀布局上,出現結構性、地區性產能過剩。通過幾年來“上大壓小、淘汰落后”調整結構的努力,水泥落后產能的比重已大幅下降。但截至2009年底,全國仍有近4億噸落后產能充斥市場,占總產能1/5。雖然有些省份如浙江、河南、安徽等落后產能已基本退出市場,但新型干法水泥產能也出現地區性過剩。例如安徽省2009年水泥實際產量7200多萬噸,但水泥熟料輸出量達5000萬噸。隨后,估計四川、重慶、內蒙古、寧夏等西部地區也將會出現地區性產能過剩。

?

筆者認為,對產能過剩要做具體分析,不能一概而論。水泥產能過剩應分結構性過剩和地區性過剩。所謂結構性過剩是由落后產能存量過大所致,如經濟大省廣東和山東,其落后產能至今分別占全省總產能的35%和37%。地區性產能過剩基本屬于新型干法生產線上得過多、過快或重復建設造成的。如浙江、河南、安徽等省的落后產能早已基本淘汰出局,如果這些地區出現產能過剩,就不是落后產能的問題了。潛在的產能過剩地區還有四川、內蒙古、寧夏、重慶等,這些地區在建和擬建的新型干法線投產后,即使落后產能全部被淘汰,還會出現供過于求。

對結構性產能過剩,通過市場競爭,有利于淘汰落后,可以“變壞事為好事”。對于地區性產能過剩也要做具體分析,有些是合理的,有些是不合理的。如安徽省產能過剩就是合理的,它可以利用得天獨厚的長江水運條件,便捷地供給長三角市場需要。然而,像四川、寧夏那些受地域條件限制的省份,如果出現產能過剩,就是件很頭疼的事。

??????? 關于新政下新增產能的掌控問題

去年8月國發(2009)38號文,提出了嚴格控制新增產能的措施。其核心是提高了行業新增產能準入門檻和上收了項目核準權限,這無疑是非常正確的。但在實際掌控和執行中,卻往往不分青紅皂白地全面“急剎車”。首先是對“新增產能”的內涵界限不清,好像不管新增新型干法熟料生產線產能,還是新增大型水泥粉磨站產能;不管是新(擴)建項目新增產能,還是技術改造項目新增產能,都一律停辦。其次,不管是符合國發38號文產業政策導向的項目,還是不符合產業政策導向的項目,也一律停辦。這種“一刀切”的做法,短時間可以,但時間拖久,是會影響淘汰落后產能的,不利于結構調整。筆者認為,抑制產能過剩主要應抑制新上或擴建布局不合理的熟料生產線。對于布局合理的大型水泥粉磨站和技改升級項目不應受到抑制。

關于重組中的“假整合”現象

控制總量、優化存量,推進企業兼并重組和聯合重組,是近些年來產業政策一直倡導的,也是國發(2009)38號文所主張的一條重要原則。在這些方面,國企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并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但重組中也不乏一些瑕疵,這些瑕疵表現為:重形式,忽視內容;重數量,忽視質量;重轟轟烈烈,忽視講究實效;重表觀重組,忽視內部管理。這種“只起物理變化,未起化學變化”的重組整合,實際是“假整合”,不會帶來多大經濟效益上的變化。建議相關部門,應規定幾條實施重組整合的標準,以便于檢驗和衡量。因為這個問題涉及到產業“集中度”問題,“假整合”不會帶來“真集中度”,相反會給統計工作帶來混亂。

關于“規模經濟”與“經濟規模”問題

?? 日產萬噸生產線在中國問世后,好像出現“規模越大越好”的傾向,個別西部地區,也躍躍欲試上萬噸生產線。筆者認為,這是對“規模經濟”理解片面而引發的誤區。

?

所謂規模經濟,是指由于生產規模增大所引起單位產品生產成本降低而導致的經濟收益現象。當生產規模增大的比率小于收益增加的比率時,就是規模收益遞增,即N倍的投入產生了大于N倍的收益;當生產規模增大的比率大于收益增加的比率時,就是規模收益遞減,即N倍的投入產生了小于N倍的收益。這就是說,收益不是一直隨生產規模的增大而增大。在一定條件下,當規模大到一定程度時,收益則隨規模的增大而降低。經濟規模則是指達到最小單位成本的最佳生產規模。我們追求的是效益最佳(即成本最小)的經濟規模,而不是一味追求規模最大化。

水泥工業產品的效益,不但受生產成本影響,還受到達市場的運輸成本影響。在市場消費密度(用單位面積水泥的年消費量表示)不變的情況下,工廠規模增大,運輸半徑就增大,運輸費用也隨之增大。當運輸費用的增大超過規模增大所帶來的經濟效益時,則規模經濟就變成規模不經濟(即規模收益遞減)了。例如西部某地區某個項目本來上3000t/d生產線比較合理,可是考慮規模效益而決定上5000t/d生產線。后者生產線水泥生產成本可降低約10元/t(其中由于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工資節省6元/t、節電2.5元/t、節煤1.5元/t);節能約4.7kg/t標煤(其中節省熱耗20千卡/kg折合標煤2.9kg/t、節電5度/t折合標煤1.8kg/t)。可是汽車運輸半徑卻由原來平均150公里增加到250公里,增加了100公里的運距,單程運費增加40~50元/t(尚不計高速公路過路費),汽車油耗100公里增加3-4kg/t,折合標煤4.3~5.8kg/t。由此可見,不但未節能,也未節省成本,到達市場的成本反而增加了許多。所以,在規模問題上,不能單純追求規模增大帶來的收益,也要考慮由于規模不合理增大帶來的負面影響。對規模問題,要全面權衡利弊,該大則大,該小則小,以求得一個合理的“經濟規模”,不是越大越好。

關于熟料與水泥比例關系背離問題

近年來,水泥產量增長速度都高于熟料產量增長速度。上世紀90年代至本世紀初,全國熟料與水泥產量的比例一直在72%上下。到2008年,熟料與水泥產量比例降為70%以下;2009年熟料與水泥產量比例再次下降到65.45%,這就是說,2009年全國平均用兩噸熟料生產三噸水泥。

熟料與水泥比例關系背離,導致兩者增速不同步。2009年全國水泥熟料產量比上年增長10.4%,水泥產量卻增長了16.1%。分析其原因,一是與新型干法熟料比例的提高有關。新型干法熟料質量高,對混合材摻入量承受能力大,普遍加大了混合材的摻入量,致使全國低標號32.5級水泥比例占水泥總量的60%以上;二是不嚴格按水泥標準規范要求摻加混合材。筆者發現,不少廠家為了追逐利潤,其生產的普通硅酸鹽水泥名不符實。水泥國標規定普通硅酸鹽水泥混合材摻入量≤20%,但在實際操作中往往超過此比例,混合材摻入量超過30%并不鮮見,然而非業內人士不知內情是不容易發覺的。

由于以上原因,致使我國水泥在統計上越來越離譜,并與國際水泥無法對比。建議今后相關部門加強監督檢查,要有行之有效的抽查水泥混合材超標的檢驗手段。另外,提倡有些混合材(如礦渣、粉煤灰等)單獨細磨,像國外那樣作為細集料(或微集料)在混凝土攪拌站摻入。這樣可以大幅度降低混合材在水泥磨混合粉磨過程的摻入量,使水泥與熟料的比例關系回歸正常。

關于新型干法產能由東向西轉移問題

2009年全國水泥工業投資共1700億元,增速61.75%。其中,東部地區投資415.25億元,增速54.37%,所占比重24.42%;中部地區投資558.89億元,增速41.39%,所占比重32.86%;西部地區投資726.59億元,增速87.66%,所占比重42.72%。

筆者發現,西部地區的水泥投資比重似乎過大、增速過快。2009年全國東、中、西三地區的固定資產投資(FAI)分別為109765億元、62839億元、51634億元,分別占全國固定資產總投資的49%、28%、23%。西部地區水泥投資占全國水泥總投資43%的比重,幾乎是該地區固定資產投資占全國固定資產總投資比重23%的兩倍。從另一角度看,2009年東、中、西三地區的GDP分別為209736億元、85628億元、66868億元,分別占全國GDP的58%、24%、18%。2009年東、中、西三地區水泥產量分別為73495萬噸、48914萬噸、41092萬噸,分別占全國水泥總產量的45%、30%、24%。西部地區水泥的配置量顯然超過了當地經濟發展水平。例如西部地區的內蒙古和寧夏人均水泥占有量已分別達到1765kg和1703kg,超過了東部地區及全國平均水平。所以,西部地區的新型干法生產線不應再提“大力發展”了,只能有區別地“適度發展”。

上一條:嘉峪關市兒童家具前景看好 下一條:家具業品牌建設和渠道創新成重中之重
亚洲国产精品无码AV,亚洲中文久久久久久精品国产,亚洲中文字幕无码卡通动漫野外,亚洲大成色www永久网